高温氧化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氧化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安卓热讨论中国为何如此热衷安卓实录

发布时间:2021-01-22 07:24:07 阅读: 来源:高温氧化铝厂家

讨论人:汪华(创新工场)、John Lagerling(谷歌)、赵克仁(DCM)

主持人:Greg Kumparak

以下为讨论实录:

Jason Kincaid:大家好,我做这一轮嘉宾讨论环节,我们要谈到安卓热。中国我们确实看到安卓像火山爆发一样的增长,好像病毒式传播一样。跟我一起参加嘉宾讨论的是汪华,来自创新工厂的创始人之一。John Lagerling,谷歌全球合作伙伴总监。DCM赵克仁先生。我们知道安卓是以美国为中心,我们谈谈在中国的状况。

汪华:从数据来讲,中国已经有超过4000万安卓手机,这是在中国安卓手机使用量。

John Lagerling:从长期来讲,关于几个设备有重要的故事,包括我们开发者实现的故事。如果你看我们应用下载量,中国已经位列第三,所以我们看到本土开发者,他们不仅为本土用户,还为国际用户提供应用,这对我们来讲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动力。

赵克仁:我想在中国安卓市场也是一个群雄逐鹿的市场,有很多人可以买到很好的安卓手机,包括这个手机都不是在安卓官方注册的手机设备。你可会有不同的应用商店,现在还是比较混乱的一个局面,相信在以后会有一个整合。但是由于这样的混乱,你也看到很多的增长。事实上我们也看到用户可以访问到各种各样的应用,而且是以更快的速度访问到,所以生态也是成长很快的。

汪华:还有一个征兆对于中国本土企业他们手机可能只用安卓,如果你多市场上转一下,你会发现对于1000元到4000元区间的手机,几乎只有安卓手机,在这个价格区间只有这个手机,在4000元以上是iPhone,在1000元以下是功能性手机,诺基亚(微博)比我们预想的死亡速度更快。你如果到电子市场上转一下,你要卖这个区间智能手机,安卓是唯一的选择。

John Lagerling:我们讲要把安卓做成开元的平台,我们希望鼓励更多的厂商制造这个手机。这个现在在中国也是实现了,我们可以看到很多OEM厂商以前是做很多功能手机,现在他已经转向用安卓做智能手机了。其实现在门槛已经没有这么高了,他们可以借助安卓提供的平台做很多专门性的。但是现在很多开发者也会有困惑,我们也在改进。

John Lagerling:刚才说到混乱的局面是Google所期望的吗?

John Lagerling:我们知道把安卓做成开元肯定有这样的状态,我们希望对于开发者来讲,包括对手持设备的厂商,我们都会做这些教育和宣传。我们说平台是开放的,这个元是开元的,你不要把我们API拿走,把它用在专门的设备上,这对开发者是非常困惑的。所以很多手持设备厂商都认识到了,这其实是一个兼容多设备的平台系统。

Jason Kincaid:你觉得中国和美国有什么不一样?

John Lagerling:当然很显然,应用数量是不一样,我们在美国和其他市场提供的数量更多,这是其中一点很大不一样,也是我们经常听到的评论。

Jason Kincaid:赵克仁为什么选择安卓?

赵克仁:我们建立了安卓、QQ和其他的投资者建立了基金,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我过去在苹果工作,我知道苹果的一些弱点。我坐在John旁边并不是很有力,安卓现在已经超过了iPhone IOS,对于生态系统都是涉及到数字的,现在处于早期。关于安卓反对的论坛,只要是你要使用安卓的平台你会赚更多的钱。但是你知道这里有十个游戏的公司,他们在每个月可以赚一百亿美金,他们赚的钱很多。

John Lagerling:你指安卓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是吗?

赵克仁:是的,对于中国和世界范围安卓都有自己的独特优势,尤其对于中国苹果手机是非常的贵,而苹果也有一个更加封闭的环境,我觉得在中国不管是计算机市场还是其他的市场都是比较混乱的,开放的,还是有很多市场会支持安卓的生态系统。

Jason Kincaid:这里有一个泛泛的问题,究竟谁需要谁?安卓需要中国还是中国需要安卓?

汪华:我想双方都是正确的,安卓需要中国,中国也需要安卓。安卓现在已经促进了智能手机的融合,可以实现所有OEM和ODM品牌,可以和一些山寨品牌进行竞争。安卓总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唯一的选择,STC如果没有安卓无法和摩托罗拉(微博)竞争,因此安卓对于很多品牌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对于消费者来说,安卓是唯一的一个生态系统,可以使100美元美金智能手机实现功能,可以使他们利用智能手机,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需要安卓。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安卓也需要中国。

John Lagerling:我们必须获得手机制造商和开发上的支持,如果我们要让安卓激成人们的兴趣,这些OEM会支持我们,因此我们要专注中国市场的需求,这样才能让整个安卓产品从中受益。当然,我们现在要看一看当地市场的需求,这是目前的方向,很多公司都投入了大量的资源了解安卓。现在他们要对安卓进行投资,我们看到现在已经出现了这样的环境,我觉得这样的环境是非常健康的。我不知道这样混乱的状态是消极还是绝对创新精神的,如果具有创新精神的混乱里积极的,我觉得他能够给我们带来机会。

赵克仁:这里有一些产品可以给所有的消费者带来好处,我觉得安卓需要中国,因为中国会成为一个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市场,有Google的生态发展我们是无法忽视中国的。中国也需要安卓,因为安卓可以让你利用开发商生态系统,安卓可以销售给世界范围内用户,而不仅仅只是销售给一些独有的系统。日本在90年代犯了一个错误,创建他们自己本土手机OS,制造商变的比较薄弱,因为他们无法把这样的产品销售给日本以外的用户。而安卓他拥有最大的一个优势,中国现在有很多工程师,制造业发展也比较好。

John Lagerling:我觉得在安卓和智能手机OS基础上有一些差别,我们可以看到安卓有比较好世界范围内的竞争力,也有规模效应,他不需要进行本土化。但是他是能够满足人们的需求,比如在TV上也可以使用。你可以把安卓用在上面,因此从这种程度上来说,安卓是非常有用的。

Jason Kincaid:我觉得在中国正式安卓市场并没有处在最佳的状态,安卓产品在中国并没有正式的启动。你觉得在中国安卓市场上应该怎么样做?

John Lagerling:我现在没有什么要去宣传和启动的。

汪华:这里有很多问题,但是很多问题并不是特别重要。你可以看到中国的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并没有正式的推出,但是人们可以找到方式推出。

Jason Kincaid:这里有70个非正常和官方的市场,你觉得这里是健康的吗?

汪华:我觉得Google要建立不同的市场,不懂得市场有自己的API,开发商可以由自己的应用。比如我有一个网络,我用一个简单的方式推出安卓的市场,不管安卓市场是正式还是非正式的,只要遵守这些标准就可以。

赵克仁:我觉得我们要找到一个方式,应用这些软件,很多API有全球的应用。有时候控制是很难的,确实到2012年的时候,70个竞争对手可能会下降,到2012年将会出现爆炸式的发展,尤其是针对平板电脑的。人们觉得平板电脑非常贵,我们会有99美元产品,还有1000人民币的产品,会推出这样的产品。在中国过去没有游戏美元会,在美国、日本都有这样游戏委员会。中国从来没有这样的理事会,我觉得安卓他会成为中国的一个游戏顾问。

John Lagerling:我觉得安卓也指出我们现在也看到世界范围内有6000范围内的安卓已经销售出去了,安卓出现了自己新的发展浪潮,像一个三明治一样,比如像这样一个手机,它会成为一个平台,会有ICS。从开发商的角度来说,现在我们可以对于任何笔记本电脑和手机都可以使用,我们会找到这样一个版本,这将是我们一个环境。我们会看到成本会越来越低,平板电脑的成本会下降,现在有很多计算机他们和开发商一块儿合作,这样非常激动人心的。

汪华:我们看一看安卓的要点,现在应用市场要给用户提供一些产品,我觉得市场就是一个分配的方式,但是还有很多其他的方式。很多用户他们可以用新浪博客和微博里获得应用,还有其他获得应用的方式。也许在三年之中,应用市场就不会正确一个唯一获得应用的方式。我们会有基于网络的游戏,还有其他的游戏,也许会有更好的发展,因为你知道这些都是基于应用的,长期来讲我们会有基于网络的应用占主导地位。

Jason Kincaid:你觉得什么时候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汪华:可以看一看iPhone作为一个Webs的平台,可以看到我们有一些产品的组合,有浏览器都是完全一样的,都是本土的应用。

John Lagerling:现在已经有了多年的承诺,我往往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你可以看到Twiter和FaceBook,他们建立了非常好的基站,从平台的角度来说,我们会把很多组件和安卓结合在一起。同时,应用运营环境也有很多应用,比如3D图形,社交的游戏,这些都是比较好的选择。

汪华:我觉得Webs会有一些优势,你不仅仅可以思考有限的应用,有Google和FaceBook,这是一种链接。你可以看看安卓应用市场,你可以下载一个40兆的应用。你可以看到发展的应用,如果跟Webs在一起你点击就可以玩了。对于Webs,60%到70%都不会升级自己的应用,你不应用有时候会丧失自己的应用,对于Webs每分钟都可以升级自己的用户。这里还有一些本土的用户,这些是Webs基础上发展起来了。

我觉得软件升级是在市场上比较大的问题,有些人可以有基础设施进行升级。我觉得在将来,随着ML5界面变的越来越好,开发商可以找到很好的界面,人们无法看到HML5之间的差异了。

赵克仁:有两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对任何人要赚更多的钱要看差异。有一点非常重要,不管你在哪个环境下运营,你必须使他应用购买具有更高的应乐行,有时候比如Google或者其他的运营商他们会在里面有一定的份额,他们要发展HML5,他们要获得很高的利润,利润是很好的驱动力。另外是网络广告,这里有很多游戏,有上百万的用户,但是他们赚的钱并不多。如果可以电极广告,可以成为一个很大的驱动力,帮助你赚钱,获得一些资金流,我们会看到很多公司赚很多钱。我们现在还处在整个过程中非常初级的阶段,整个模式希望从下载中盈利,这还是很初期的状态,而且这也是非常前线的第一章。

Jason Kincaid:我稍候回来再电平这一点,John是不是想谈一谈,你觉得需要在中国推出电子市场吗?如果要推出的话什么时候呢?

John Lagerling:我没有办法预测未来,但是我希望把所有产品在所有市场上推出,只要我们有这样一个环境,我们可以这么做,我们就会这么做。比如有资源、政策等等各种各样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够在任何市场推出Google电子市场是更好的。我没有办法说服我们工程师给移动编写应用,包括Java应用他们都没办法应用,因为他们觉得对移动来讲太分散了,人口不一样,各个国家不一样,他们没有办法给移动写应用。现在我们工程师已经大举在这么做了,如果我之前没有这样的经历,我也不会相信,所以这是我能够给到你最好的答案。

Jason Kincaid:谁在中国用安卓赚钱了?而且是怎么样盈利的?

John Lagerling:我想说一个事情,现在在应用内购买是很大的一个蛋糕,现在来说应该没有人用安卓在中国赚到钱。

赵克仁:硬件方面、下载方面,应用几乎都是免费的,我们看到在今后两到三年中,可能会有非常丰厚的盈利环节出现,我觉得包括下一代制造厂商,比如中国和低端的芯片和芯片组,他可以卖硬件可以赚到其中的溢价,我觉得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他也可以把这个利润率卖的更高,这是我的一个展望。回答你现在的问题,现在并没有很多人赚到很多钱。

汪华:因为我自己也也很多项目的组合,我也想说几句。首先,赚钱的第一波人就是这些风投的人。第二波赚到的钱,就是这些在线的游戏。我们现在已经有这样的项目为我们盈利,这是我们说的第一波。还有接下来这一波要赚到钱就是来自于本地化服务,比如我们有一家公司可以让你很方便搜索旅馆方面的信息。再下一步要赚到钱,包括我们在店商也看到这个趋势,在安卓上做店商的,没有人在下载上赚到钱。再下一步赚到钱就是广告了,很多人从安卓上赚到钱之后,广告主是不愿意落后的,他们在之前没有赚到钱,随后他们会继续赚钱。最后品牌广告是最后一波了,因为他们是最为保守的,可能要两到三年,他要真正理解新媒体是什么样的,随后他才会做一些失业性的尝试。

John Lagerling:我想简单说一下,其实眼球现在已经发生了转变,刚才我们说的转变已经发生了,但是要多久我们没办法预计。这不光是在中国赚钱,因为安卓是全球的平台,在中国很多人愿意用,这也是我想说的。确实现在有很多本土的开发者,他们在中国之外借助安卓平台赚到钱,但是在中国本地化赚钱的情况稍微有一些差了。

Jason Kincaid:你进到中国市场是不是有什么样的努力?

John Lagerling:我们一直在努力,我们一直在寻求潜在合作伙伴。

Jason Kincaid:John会在中国成立电子市场公司,这是个玩笑话。非常感谢大家的参与。

飞升三国BT手游

qq游戏大厅下载安装魔法花园

幻想神域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