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氧化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氧化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在古代有几个熟人

发布时间:2020-07-13 19:43:14 阅读: 来源:高温氧化铝厂家

朝市山林俱有事,今人忙处古人闲。

陈继儒

1

某日,做了个梦,被问:古代你有熟人吗?

我把这话理解为:你常去哪些古人家里串门?

我的人选,会落在谢灵运、陶渊明、张志和、陆龟蒙、苏东坡、张岱、李渔,还有薛涛、鱼玄机、柳如是等人身上。缘由并非才华和成就,而是情趣、心 性和活法,正像那一串串别号,烟波钓徒江湖散人蝶庵居士湖上笠翁我尤其羡慕那缕人生的江湖感和逍遥感,那股稳稳当当的静气、闲气、散 气。白居易有诗《访陈二》:出去为朝客,归来是野人此外皆闲事,时时访老陈。老陈是谁?不知道。但我想,此公必身藏大趣,否则老白不会屁颠屁颠地 往那儿跑。

我物色以上诸位,有参考老陈的意思。说白点,是想邀其做我的人生邻居,做我那种鸡犬相闻、蹭酒讨茶的朋友。另外,我还可凑在一旁看人家忙正 事:陆龟蒙怎么扶犁担箕,赤脚在稻田里驱鼠;陶渊明怎么育菊酿酒,补他的破篱笆;浣花溪上的大美女,如何发明人称薛涛笺的粉色小纸

关于几位红颜,我之思慕像金岳霖一生随林徽因搬家,灵魂结邻,身影往来,一道墙正适合。

2

我做电视新闻,即那种一睁眼就忙于和全世界接头、急急问怎么啦、怎么啦的职业。我有个程序:下班后,在下行电梯门缓缓闭上的刹那,将办公室 信息留在楼层里;回家路上,想象脑子里有块橡皮,它会把今天世界上的事全擦掉。我的床头,永远躺着远离时下的书:哲学的、民俗的、地理的

我在家有个习惯,当心情低落时,即对着几幅水墨,大声朗诵古诗,要么是《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要么是陶公的: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很奏效,片刻,身上便有了甜味和暖意。

古诗中,这是最给人幸福感的两首,像葡萄酒或巧克力,至少于我的精神体质如此。踱步于这样的葱茏时空,白天那个焦煳味的世界便远了,什么华尔街金融风暴、胡德堡美军枪击、巴格达街头爆炸、中国足坛赌球皆莫名其妙、恍如隔世了。

3

有一些职业,很容易让人越过当代界碑,偷渡到遥远的时空里去,比如搞天文的、做考古的、开博物馆的、值守故居的;有一些趣嗜,也容易实现这点,像收藏古器、痴迷梨园、读先人书、临先人帖。

有位古瓷鉴藏家,她说自己这辈子看瓷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知其然,二是知其所以然,三是与古人神交。她说,看一样古物,最高境界不是用放大镜和 知识,而是睹物思人、与之对话。古物是有生命的,它已被赋予了性灵和品格,辨物如识人,逢高品恍若遇故交,凭惊鸿一瞥即能相认。形体可仿,容颜易摹,灵魂 却难以作弊。

明代书画家董其昌到长安,拜谒千年前王珣的《伯远帖》,惺惺相惜之意大发,忍不住添墨其后:既幸予得见王珣,又幸珣书不尽湮没,得见吾也! 话虽自负,却尽吐肺腑,也留下一段隔代神交的佳话。我见过《伯远帖》影印件,尺幅不大,董大师的友情独白占去半壁,其余空白,让给了历代递藏者的印鉴,不 下十余枚,包括乾隆的。

藏轴、藏卷、藏器、藏曲皆藏人也。皆是对先人的精神收藏,皆是一段高山流水的友谊,皆是一场肌肤遥远却心灵偎依的恋爱。

4

除了鉴藏,读书亦然。明人李贽读《三国志》,情不自禁欲结书中豪杰,大呼:吾愿与为莫逆交。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这副对联让左宗棠自励终生。

人最怕的即精神孤独,尤其清流高士,无不染此疾,且发作起来更势急危重,所以围炉夜话、抱团取暖,便是人生大处方了,所谓闲谈胜服药。翻翻 古诗文和画谱即发现,朋聚访友路遇重逢,乃天下文人必溺之题。那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的场景,不知感动了多少寂寞之士。

知音毕竟难求。尤其在现代生活圈里,君子稀少,名利纠葛,友情难免有瑕疵,保养和维系的成本亦高。与古人神交则不同了:凡流芳后世者无不有着精致人生,且无须预约,不会扑空,他(她)就候在那儿,如星子值夜,你可来去如风。

陈继儒如此描绘自己的神交:古之君子,行无友,则友松竹;居无友,则友云山。余无友,则友古之友松竹、友云山者每当草蓑月冷,铁笛风清,觉张志和、陆天随去人未远。陆天随即陆龟蒙,与作者隔了七八百年。

去人未远,是啊,念及深邃、思及幽处,古今即团圆。此乃神交的唯一路径,也是全部成本。山一程、水一程,再远的路途皆在意念中。

国学大师陈寅恪,托十载光阴,毕暮年心血,着80万言《柳如是别传》。我想灵魂上形影相吊、慰先生枯寂者,唯有这位300年前的秦淮女子了。

5

古人尚神交古人,今人呢?

附庸风雅的虚交、名利市场的攀交、蜂拥而上的公交、为稻粱谋的职交,尤其炒栗子般的讲坛热国学热私塾热鉴宝热。但人生意味的深交、挚交,纯粹的君子之交、私人的精神之恋,愈发稀罕。

读闲书者少了,读古人者少了,读古人心者更少。有朋友说:为什么我们活得如此相似?

问得太好了。人的个体性、差异性越来越小。恰如生物多样性之锐减,人生多样性也急剧流失。某日,我半开玩笑地对一同事说:给我介绍一两位闲人 吧,有趣的人,和我们不一样的人,比我们有意思有意义他做一档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的节目,猎奇于民间旮旯,当有这方面的资源。他皱眉半晌,摇 头:明白你的意思,但不骗你,这物种还真绝迹了。

寡闻了不是?我就知道一位:王世襄,人誉京城第一玩家。不过朋友所言也是,老人虽身在当代,但显然不属于当下,乃古意十足之人,算是古时留给后世的漏。如今,老人已驾鹤西去,连漏都捡不着了。

恐怕得往古时候找了。同事没说错。

论数量,古有几千年、数十朝的人物库存,可供海选。论质量,物境决定心境,那会儿时光舒缓、云烟含幽,万象步履稳健、优游不迫,又讲究天人合一、师法自然所滋养出来的人物,皆拔今朝一筹。

而现代社会,区区几十年景,风驰电掣,又值大自然最受虐之际,江湖枯萎,草木疲怠,世心莫不如物;加上人生高度雷同,邂逅者无非当代截面上的同类,逢人如逢己,权当照了回镜子。

6

朝市山林俱有事,今人忙处古人闲。

有支摇滚乐队叫唐朝,唐朝乐队有个主题曲叫梦回唐朝。

唐朝?我欣赏这冲动。这是理想主义肩上的红旗,是精神漂流瓶里的小纸条。投宿于何朝无所谓,重要的是它不甘心被当代蒙上眼罩,不甘心一辈子只与 现状为伍、乖乖在笼子里踱步,不甘心肉体被驯服后还要交出灵魂和梦并让该逻辑无理地合理化,不甘心精神上只消费当下和当下制造它要挣扎、突围,它 试图宿怨而上,逆流而上,循着古代的蹄印搜索未来的马匹。

人之外,还有人;世之外,还有世。

一个人的精神,若只埋头当下,不去时空的地平线以外旅行,不去光阴深处化缘,不以古往今来为生存背景和美学资源那就不仅是活得太拘谨的 问题,而是生命的自由度和容积率遭遇了危机。若此,人生即难成一本书,唯有一张纸,无论这纸再大,涂得密密麻麻、熙熙攘攘,也只是苍白、单薄的一个平面。

探古而知今亏,藏古方觉身富。

邢台职业装订做

徐州订制工服

张家界订做西装

南充西服设计